背时哦

无敌蓝吹 冷面帅哥英姿飒爽无型夺刀的便是在下

效率低下,知识忘光了,
完全不知道高二到底学了什么。。。。
而且。。。。。感觉现在连400分都考不到。。。。
恢复550大概是个梦。。。。。
我是个糊涂😭的人所以数学计算差劲。。。。
而且还特别丧
而且每天懒洋洋的。。。。⚖⚖⚖
好希望理科变好。。。啊。
朋友:我记得你有一次高二考过六百分。。现在大概不会太差吧
但是那次卷子超简单,只有基础知识啊啊啊啊!难一点的题目都不会做,,,,现在更是。。。。感觉自己废了
复习炒鸡慢
而且总觉得自己情商低下。。。
智商其实还好但是逻辑方面很差,而且还特别糊涂
我感觉关系比较好的人是不是看准了我这一点才和我做朋友啊。。。

不行啊。。。。
然后特别雷的一点是我妈在网上看了最好的我们觉得和我很像还买给我。。。。呃
我觉得一点都不像的
照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能不能上华科。。。。
总之自己很懒,而且从来没有奋斗过,看上去很认真的样子其实学的慢效率低好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生物到底怎么学啊
感觉高中白学了吧。。。。。
嘛,总之加油吧,冷静下来平常心。。。。

我班倒计时:高考天数+365天
QAQ好喜欢二班,好怀恋二班的大家QAQ
艺考生学文化太可怕辣,形同失忆。。。。。
现在换了班,每天只有放学才能和朋友一起回家。
其实也超喜欢画室的朋友虽然没几个,她们对我好好啊。。。。也很投缘。。毕业还想联系。。。
感觉,越是学神就越难以相处,特别是什么村子里的第一什么的,,,
还有其实我高二喜欢一个学霸。。。。。因为他是唯一主动跟我讲题的男生。。。。
之前对我像妈妈一样(真的很好啊啊)的舍友在我去画室后失忆了。。发烧。。。。现在在上高二,她说不想再认识以前的人。。
感觉自己介质一样存在着。。。知识都没有记起来。。。。🗿⛱⛱⛱⚗🏷💎

不想上学┐(─__─)┌

Rachel°:

(截屏来自bilibili)
可爱( ´▽` )
(突如其来的新房45°

《波爾茨成長日誌》(三)~(四)

藍:

前文(一)~(二)在此


※如題,一個關於波爾茨小時候的妄想


※可能將波爾茨過度可愛化


※可能存在OOC


※請把它們當段子看,文筆弱


-


 


(三)關於辰砂


  辰砂是與小鑽同年出生的寶石,因自身體質會釋放出毒液的關係,所以不大愛跟其他寶石有互動,大部分的時間都一個人待著,連老師的晨會都不參加。


 


  想著辰砂沒能在晨會認識波爾茨的小鑽,於是就帶著波爾茨去找他。


 


  小鑽向辰砂介紹弟弟的時候,辰砂一副你在說笑吧的樣子,因為他們看起來實在太不像了,跟伊爾洛也非常不像。


 


  「哈!你說他是你弟?你說他是我弟的話還差不多。」


 


  「你是想說他看起來跟你一樣孤僻嗎?別看他這樣,他也是有可愛的一面的哦,這點跟你一樣。」


 


  小鑽璨笑,而辰砂氣炸。


 


 


(四)還是辰砂


 


  「那就拜託你幫我看下弟弟啦~」忽然有事的小鑽丟下這句話,就將波爾茨跟辰砂兩人留在房間,最後又補了一句,「他這時是語言發展的重要階段,請記得多跟他說說話哦。」才真正的走人。


 


  辰砂覺得小鑽這傢伙真是太隨便了,竟然把兩人留在一塊,一個會分泌毒液,一個恐怖的硬度十,對兩個寶石來說彼此都是危險的存在。


 


  辰砂與波爾茨保持著一段安全距離面對面正坐著。辰砂看著眼前的波爾茨,


對方似乎對自己身上所散發的毒液感到好奇,視線隨著辰砂周圍漂浮著的液體上下移動。


 


  「這是毒液哦。」


 


  辰砂自認為自己絕對不是因為小鑽說要跟波爾茨說說話,才跟他開口說這個的,辰砂只是覺得他有義務去教他辨別什麼是危險的東西,可是辰砂大概沒有發現他講這話時語氣真是溫柔了不少。


 


  「毒──液──」辰砂刻意將音拉長,想讓波爾茨跟著自己複誦一遍。波爾茨眨了眨眼,模仿著辰砂的嘴形,結果只是發出了幾個沒有意義的聲音。


 


  辰砂不氣餒,又向這個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寶石念了一遍:「毒──液──」


 


  雖然還是差強人意,但至少波爾茨這回發出了唔、咿的音,勉強聽得出來他是在說毒液。


 


  對,很好,『毒──液──』,毒液很危險,不能亂碰哦。」辰砂一邊說著一邊加上一些肢體語言,向波爾茨搖了搖頭試圖強調毒液的危險性,但辰砂想波爾茨這時大概還聽不懂「危險」是什麼。


 


  從小鑽將他帶到房間來開始,辰砂原本很擔心他會跟小鑽一樣,看見新奇的東西就想衝上前亂摸亂碰,但波爾茨跟小鑽比起來還真是乖巧多了,對於自己身上的毒液也就只是靜靜的看著,讓辰砂省心了不少。


 


  「你們兄弟果然很不像啊。」


 


  辰砂感嘆的說了這句話,波爾茨聽不懂辰砂在說什麼,只是又一次的向辰砂眨了眨他那雙漂亮的黑色眼睛。可是下一秒波爾茨忽然伸手就想碰碰辰砂周圍所散發出的那些毒液。


 


  辰砂慌張的向後躍了好一大步,「你這小子!就跟你說毒液很危險不能碰聽不懂嗎!」


 


  的確聽不懂。


 


  辰砂正想繼續大罵,可波爾茨又再一次的向自己眨了眨眼,看起來根本就沒明白自己做了什麼好事,辰砂忽然覺得這小傢伙挺無辜的,便沒再繼續說下去。


 


  辰砂氣呼呼的檢查了波爾茨的手,看看他有沒有受傷,確認他平安無事後又氣呼呼的牽起波爾茨的手,將他送回小鑽的身邊。


 


  「剛才說你們兄弟太不像了真是對不起!」辰砂氣呼呼的向小鑽道歉著。


---待更---


雖然跟其他寫手大佬熱度相比實在是冰山一角,但上一篇到現在還是有人願意按愛心送藍手手真的很感謝。


比起把腦洞寫出來,其實比較希望自己能用畫的,但實在沒這方面的天分(苦笑,我想看大佬畫畫......

【TG:RE】《初嚐》

藍:

※OOC注意


※一個想看瓜江抽菸而衍生出的腦洞


 


 


-


 


 


  午休時間,瓜江走到屋頂透透氣的時候,富良太志正坐在樓梯口旁偷抽菸。


 


  「富良先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屋頂也算是禁煙區的。」


 


  富良聞聲抬頭看了眼瓜江,往空中吐了個煙圈,調侃說道,「……真是,現在的職場環境真是太不友善了。」


 


  瓜江愣了愣,忽然提個職場環境,以為富良是說他這個後輩有違倫理,竟然出言指正前輩的這件事情。


 


  「我只是想稍微提醒你一下,沒冒犯意思,如果你想抽還是可以繼續抽的。」


 


  「我是說現在的職場還真是一點也不給我們這些老菸槍喘息的空間,誰在跟你冒犯不冒犯的?」


 


  富良太志捻著香煙的右手輕彈菸灰,另一手拍了拍地板要瓜江坐下來。


 


  「會抽煙嗎?」


 


  「不會。」


 


  「真無趣。那會喝酒嗎?」


 


  「應酬的時候會喝一些。」


 


  「果然很無趣啊。那興趣呢?有沒有一兩個喜歡的東西或是做的事情?」


 


  接二連三的提問讓瓜江覺得有點難纏,如果現在再回答沒有,肯定會得到富良太志的第三個無趣。


 


  「……有的。」瓜江說。


 


  「這就對了,人總要有一兩件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才不至於活得太乏味。」


 


  富良忽地拍了拍瓜江的肩膀,嚇了瓜江一跳,身體不禁抖了一下,好在身旁前輩的興致正高,似乎沒發現瓜江的異狀,不然肯定被恥笑一番。


 


  瓜江內傷似的咳了咳,「那富良先生感興趣的事情是什麼?」


 


  「很多啊,像棒球啊、機車啊……我記得不知那傢伙好像也喜歡機車來著?」


 


  「啊……嗯。」逝去的友人名字於此時被提起,瓜江不禁頓了頓,「……不過他現在已經不在了。」


 


  富良太志瞄了眼坐於身旁的後輩,瓜江看上去感覺有點喪氣。他回頭望著頭上的藍天,深吸了口菸後,往空中吐了一個又一個的煙圈,煙頭上的火光與刺眼的太陽相比還真是黯淡多了,今天天氣很好,除了屋頂上有點陰霾。


 


  富良扯了扯自己的領帶,從口袋拿出菸盒遞到瓜江面前。


 


  「要抽嗎?」富良搖了搖煙盒,「最後一支了。」


 


  「我不會抽菸,富良先生,剛有說過的。」瓜江推辭的說。


 


  「這種事情練習個幾遍就會了啦。」


 


  拿著煙盒的手懸在瓜江面前,明擺著就是一定要他抽的意思。菸盒的主人死盯著自己,瓜江明白自己沒有拒絕的餘地,最終還是妥協了拿出盒子裡的最後一支菸。


 


  瓜江學著富良用食指跟中指夾起香煙,富良將右手只剩下半截的菸叼到嘴上,拿著盒子的手收了回去,改拿出打火機來,拇指熟練的翻開了銀色打火機的蓋子,發出清脆的金屬聲響。他將打火機遞到瓜江面前,一手擋風,一手給瓜江手上的菸點火。


 


  「快,先吸一口。」


 


  對於這件事毫無經驗的瓜江好像只能聽從前輩的指導去做,他將夾著香菸的手挪到嘴邊,輕含住濾嘴的前端,緩緩的吸了一口,他自認為他的速度已經很慢了,但還是被嗆得瘁不及防。


 


  「我覺得我不適合這東西。」


 


  「嘛,別那麼快就放棄啦,第一次難免都會這樣,多練習幾遍就會了。」


 


  瓜江對富良的話感到懷疑,根本只是為了繼續慫恿他而說的好聽話,但瓜江也不想那麼快就潑他冷水,向富良投了一個質疑的眼光後還是重新的將菸給含進嘴裡。


 


  這回倒沒像第一次那麼嗆了,他噘起嘴來,往空中吐出白煙,說來奇怪,但瓜江此刻的心裡卻莫名的很有成就感。


 


  「看來你很有慧根嘛。」富良誇讚瓜江說。


 


  瓜江變得躍躍欲試,重複嘗試幾口之後瓜江便掌握到訣竅,他甚至有點喜歡將菸吸進身體裡時的那股放鬆感。


 


  「……好像也不是那麼的不適合。」


 


  屋頂上的陰霾沒了,只不過又多了一縷愜意的白煙,但天氣依舊晴朗。


 


 


End.



太棒

Megane:

三月的狮子

  宗谷冬司

    預覽

【神之子】

【零敗績】

【無褪色】

【無厭倦】

【無受損】

「如果惡魔有樣貌,那麼想必就是,這樣的吧——」


攝影THX neji


拿到圖的週五激情P圖time,刷一發老妖怪繼續去肝正事⋯⋯

感謝我的神木隆之介(不)@C10

最帥後勤 Kageji_晷影  

& Key导

====瞎扯時間====

宗谷老師充滿著「誰都好快把他拉下神壇」的氣息但又清楚「脫離神壇的老師根本活不下去嘛」,這不就跟無法被救下冰封高塔的公主大人一樣了麼(什麼比喻),雖然不至於到了人生除了將棋什麼都沒有的地步,但可以稱得上為將棋而生的最終兵器彼氏了吧。

於是就在高塔上和名為天才的怪物安然相處,封凍一切接受命運,這樣的名人也很有美感呢。用動物比喻的話大概就是仙鶴和鵺吧。

順便誇一波加瀨亮老師,研究電影版的時候就覺得,老師一定和日本棋院的棋手們深入相處取材過,將木訥天才的古怪感表達得恰到好處,補充了漫畫裡沒有的三次元生活感。(因為剛好有幾個沈迷三次元棋壇的朋友所以意外地了解一些這樣子)

和00的世紀對決明年見!(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