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时哦

无敌六月吹无敌蓝吹

無題

藍:

#反正看到我發文絕對是短篇啦


#六月視角






-






對大部分的人來講,房間應該是一個舒適又可以放鬆自己的地方。


 


我也希望我的房間是這樣的地方。


 


我有我自己的床,但我總是把棉被舖在門前的地板,枕著自己的臂彎躺下,看著門縫中靠近的影子而提心吊膽,不知什麼時候影子的主人就會衝進我房裡。我鎖上房門,但那並不表示我能將自己與地獄隔開來,只為了在惡魔踹開門鎖之前,讓自己能夠有幾秒的時間做好挨打的準備。


 


安穩的睡,從來都是挨打後才會有的事,因為至少在下一個黑夜之前不會有第二個地獄。


 


可能是抱著傷口入睡的緣故,我夢見一位巫女婆婆來給自己的傷口做治療。


 


「好痛……」


「沒關係的,都會好起來的。」


 


婆婆講話非常溫柔。或許是我希望現實中也有這樣的人出現,才會做了這樣的一個夢。


 


後來只要身上又多了新的傷口就會夢見那位婆婆,有時盯著門與地板間的縫隙而不小心睡著的時候也會。她會在夢裡敲著磨藥用的杵臼,慌張的大喊:「你就不怕你父親突然闖進你房裡嗎?」將我趕回現實之中。


 


夢見婆婆這麼多次,我一直都不知道婆婆叫什麼名字。


 


「其實我私底下總是偷偷稱呼你仙女婆婆。」


「什麼仙女?沒看見我身上穿的巫女服嗎?」


「因為你總是在我睡著的時候才會出現,醒來之後就不見了啊。」


 


挨打變得不是一件那麼令我恐懼的事,因為在入睡之後傷口就會被治癒,雖然我知道睜開眼睛後什麼都不會改變。而那次對話卻是我最後一次夢見仙女婆婆。


 


惡魔的重量比想像中還要難負荷。無論經歷幾番掙扎全是徒勞,最後連哭喊的力氣都沒有。我忽然想起仙女婆婆用來磨藥的杵臼。


 


仙女婆婆把採集來的藥草扔進臼裡,有的是果子,有的是花,她用藥杵將它們搗碎、碾壓,把它們磨爛成泥,被磨成墨綠色的藥泥看上去十分噁心。我想被惡魔壓在身下的我亦是如此。


 


惡夢做的太久了,於是渴望令一個夢來解救自己,「沒關係的,睡著後就會被治好的。」可是這樣的話我再也無法對自己說出口。


 


如果他是惡魔,那我就是惡魔之子,這樣可怕的想法在腦袋裡萌生,待我回過神來惡夢已被我斬斷。


 


我再也不用盯著門縫中的影子提心吊膽了,鎖上房門也不是為了等誰踹開它。


 


後來入睡變得容易了,可我還是遍體鱗傷。


 


再也沒有人來為我治癒我的傷口。




Fin.

评论

热度(10)

  1. 背时哦 转载了此文字
  2. 背时哦 转载了此文字
  3. 背时哦 转载了此文字
  4. 背时哦 转载了此文字
  5. 背时哦 转载了此文字
  6. 背时哦 转载了此文字
  7. 背时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