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时哦

无敌蓝吹 冷面帅哥英姿飒爽无型夺刀的便是在下

【TG:RE】《初嚐》

藍:

※OOC注意


※一個想看瓜江抽菸而衍生出的腦洞


 


 


-


 


 


  午休時間,瓜江走到屋頂透透氣的時候,富良太志正坐在樓梯口旁偷抽菸。


 


  「富良先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屋頂也算是禁煙區的。」


 


  富良聞聲抬頭看了眼瓜江,往空中吐了個煙圈,調侃說道,「……真是,現在的職場環境真是太不友善了。」


 


  瓜江愣了愣,忽然提個職場環境,以為富良是說他這個後輩有違倫理,竟然出言指正前輩的這件事情。


 


  「我只是想稍微提醒你一下,沒冒犯意思,如果你想抽還是可以繼續抽的。」


 


  「我是說現在的職場還真是一點也不給我們這些老菸槍喘息的空間,誰在跟你冒犯不冒犯的?」


 


  富良太志捻著香煙的右手輕彈菸灰,另一手拍了拍地板要瓜江坐下來。


 


  「會抽煙嗎?」


 


  「不會。」


 


  「真無趣。那會喝酒嗎?」


 


  「應酬的時候會喝一些。」


 


  「果然很無趣啊。那興趣呢?有沒有一兩個喜歡的東西或是做的事情?」


 


  接二連三的提問讓瓜江覺得有點難纏,如果現在再回答沒有,肯定會得到富良太志的第三個無趣。


 


  「……有的。」瓜江說。


 


  「這就對了,人總要有一兩件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才不至於活得太乏味。」


 


  富良忽地拍了拍瓜江的肩膀,嚇了瓜江一跳,身體不禁抖了一下,好在身旁前輩的興致正高,似乎沒發現瓜江的異狀,不然肯定被恥笑一番。


 


  瓜江內傷似的咳了咳,「那富良先生感興趣的事情是什麼?」


 


  「很多啊,像棒球啊、機車啊……我記得不知那傢伙好像也喜歡機車來著?」


 


  「啊……嗯。」逝去的友人名字於此時被提起,瓜江不禁頓了頓,「……不過他現在已經不在了。」


 


  富良太志瞄了眼坐於身旁的後輩,瓜江看上去感覺有點喪氣。他回頭望著頭上的藍天,深吸了口菸後,往空中吐了一個又一個的煙圈,煙頭上的火光與刺眼的太陽相比還真是黯淡多了,今天天氣很好,除了屋頂上有點陰霾。


 


  富良扯了扯自己的領帶,從口袋拿出菸盒遞到瓜江面前。


 


  「要抽嗎?」富良搖了搖煙盒,「最後一支了。」


 


  「我不會抽菸,富良先生,剛有說過的。」瓜江推辭的說。


 


  「這種事情練習個幾遍就會了啦。」


 


  拿著煙盒的手懸在瓜江面前,明擺著就是一定要他抽的意思。菸盒的主人死盯著自己,瓜江明白自己沒有拒絕的餘地,最終還是妥協了拿出盒子裡的最後一支菸。


 


  瓜江學著富良用食指跟中指夾起香煙,富良將右手只剩下半截的菸叼到嘴上,拿著盒子的手收了回去,改拿出打火機來,拇指熟練的翻開了銀色打火機的蓋子,發出清脆的金屬聲響。他將打火機遞到瓜江面前,一手擋風,一手給瓜江手上的菸點火。


 


  「快,先吸一口。」


 


  對於這件事毫無經驗的瓜江好像只能聽從前輩的指導去做,他將夾著香菸的手挪到嘴邊,輕含住濾嘴的前端,緩緩的吸了一口,他自認為他的速度已經很慢了,但還是被嗆得瘁不及防。


 


  「我覺得我不適合這東西。」


 


  「嘛,別那麼快就放棄啦,第一次難免都會這樣,多練習幾遍就會了。」


 


  瓜江對富良的話感到懷疑,根本只是為了繼續慫恿他而說的好聽話,但瓜江也不想那麼快就潑他冷水,向富良投了一個質疑的眼光後還是重新的將菸給含進嘴裡。


 


  這回倒沒像第一次那麼嗆了,他噘起嘴來,往空中吐出白煙,說來奇怪,但瓜江此刻的心裡卻莫名的很有成就感。


 


  「看來你很有慧根嘛。」富良誇讚瓜江說。


 


  瓜江變得躍躍欲試,重複嘗試幾口之後瓜江便掌握到訣竅,他甚至有點喜歡將菸吸進身體裡時的那股放鬆感。


 


  「……好像也不是那麼的不適合。」


 


  屋頂上的陰霾沒了,只不過又多了一縷愜意的白煙,但天氣依舊晴朗。


 


 


End.



评论

热度(6)

  1. 背时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