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时哦

无敌六月吹无敌蓝吹


【某人的目光】
给小蓝(羞涩)

'六月透x瓜江
(昔日設定  時間定為六月在第二學院的時候,,關鍵是我沒什麽時間寫这个写了很久16年十二月开始写QAQ因為對少女透有點喜歡所以(* ̄m ̄)有了這個腦洞但是自己觉得渣的要死。。(趴)


“無盡的隧道?”

“笨蛋,不可能有那種東西。”

1.海边.
即便是第二學院這種糟糕的地方,六月還是很滿意的,在剛到的時候。从孤儿院这种地方出来后,已经对什么都没感觉了,'只觉得离开那个地方很远就很知足了,离开的越远越好。第二学院的宿舍常年坐落在那一片低矮破旧的楼房中,被这座城市的阴影笼罩着,似乎终年阴冷潮湿不见阳光。挤挤挨挨的楼房还是别的什么,都和之前的家有很大区别,她感觉自己迟钝的不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也一样懒得回想起来了。

不管是当初被告知可以用男性身份也好,还是搬到这间宿舍也好,都好像是单纯而又透明的事,没有什么因为,也没有什么所以了。没有什么让她想起以前来,除非放学时看到楼下野蛮冲出的学生的黑压压的头颅时一阵毛骨悚然,像小时候经常见到的,丑陋的,蠕动的虫子一样。

六月之后和不知聊过这事,不知说他最讨厌那种挡人的,一排人一起走的小团体,想快点出去时妄想踩着他们的头,走过去才好。
“那,不会把人的头踩掉?

"什么啊!都说了是妄想辣!!!!"
“话说,瓜仔最近有点不开心呢。”不知把话题挑开。
2.透过
“透过你,去想象我的过去吗?”
她撇过头,瓜江看到她的头发发根顺滑,自己以前也是这样,十几岁的时候。
“可我已经不记得了喔。”六月撑着脑袋说。
“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父母死掉之前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微微停顿了一下,像是在说给自己一样,一字一句的。
“我不知道。”
瓜江君小时候应该有点坏吧。
六月打趣的说。

“从哪看出来的。。”瓜江暗暗吃了一惊。
(死鱼眼🐟啊xd)

感觉,自己的话,不管怎么说,少年时内心已经超扭曲了吧。

在不知死后的瓜江这么想。


3.日常
真的对视过吗?六月无从得知。

瓜江君在躲避她的目光。

六月很确定这一点。十分。
他在注视着她,有时候。从一开始时有这个感觉,到后来透确定了这个事实。因为瓜江总把头偏过去,她的目光总也遇不上瓜江的。六月以为他理所当然的讨厌她。他一如往常,带着他的三角眼和三角眼特有的呆滞目光(并没有),表情毫无波动,让人不禁认为他是个面瘫。
“没人会讨厌你的啦,只是你自己这么认为。”刚加入re时,六月常常这么对自己说。于是心情会好过一点。
“所以才想来装乖讨好大家吧?”她又不由自主的质问自己。
六月回味着瓜江对她说过的仅有的单调句子.例如晚安早安之类的无聊废话,和我知道了之类的答复。在六月喊瓜江吃饭的时候。
“你好慢啊瓜江君。。菜冷了哦”
“。。。。。”
“好用功啊~”
“嘁!”标准的算不上回答的回答。
“快来吃啦。(瓜江君是讨厌老师吧)”
六月这么想。

当对别人撒谎习惯后,自己也会敏锐的感知别人的谎言。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或者是太过神经质,当看着某个人,他的内心和外在的联系都可以看的比较清楚。这是她自我厌恶的一点。
有时候过分在意后会觉得自己异常敏感。
过分了。

瓜江並非從ccg小學畢業,而是高中学才辗转上ccg高中部的,此前他在普通小学,是爸爸这么希望的,希望他不要和ccg沾边。

但最终呢,“真讽刺啊”他撇嘴。最终还是逃不过。越害怕什么,什么越来。

在第一学院里,他一改往日调皮作风,塑造着自己好学生形象,这大概为了父亲吧,为了说明父亲是个优秀的人,他像他的父亲。

“真像啊。”

小时候父亲聚会时带上他,同事们会这么恭维。
当时很开心,现在很厌恶,没有原因的。
真怀恋呢。





4..乱想
画面,不停切换着。
雨夜,潮水,夜雨,星野,露珠,泥泞,红色,赭石。
有时候六月努力回想什么,但是最终印刻脑海的竟是在流岛和瓜江见面时场景,街上遇见董香小姐的场景,乱七八糟的。瓜江插入六月的赫子渐渐缩回,疼痛麻木了,她当时拼命挤出声音说出宽慰瓜江的话,又好像再说给自己听一样。
她始终低着头,看似为疼痛而瑟缩着。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点疼痛已然是伴着童年的家常便饭,没有什么的。她其实是不想看到瓜江的眼睛。她畏惧着,不敢和他对视。

“自己都那么糟糕的人,都没有资格宽慰别人吧”
六月自言自语着。
“大家都不知道你原本这么糟糕啊。”
六月抑制住莫名其妙而来的沮丧,这是不良情绪,对升职啦工作啦有影响的,这可不行。

最终,六月嘆了气。

把过错推到自己身上会轻松的多 。
她胡乱想着,有收到瓜江快递打开后看到佐佐木风格衣服的暗暗好笑,有看到瓜江回来时提着大包小包的哭笑不得。
当时。
圣诞夜。
瓜江回来,提着那个牌子的所有牛奶。
我不知道买什么口味,所以都买了。
瓜江冷淡的说,望天。(花板🌸)
原味不就行了嘛。六月内心。
结果才子觉得香蕉味最好喝。
嘛。

她遇到有相同經歷的人,卻不知不覺殺了他。

5.弹幕
这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什么啊!我居然会居然会,,,,,,啊啊啊啊不行抑制住啊瓜江!
(以后要不要改姓六月好了)
瓜江的弹幕振动着,以光的速度发射着,震的他脑子要裂了。
(卡机了)
“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有这么多情感啊,瓜江君的脑内构造很复杂啊”六月感叹,“不像我。。。”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哦”她自言自语着。

5.5.黑历史

“每天装逼?六月问
“是啊那家伙!”不吟答。

“我很不爽啊”抱怨了一句。





6..蔷薇
嚴格說來,那不能被稱為溫柔。而,是那種她屢試不爽,並且沉迷於此的東西。

你想說的,我都知道哦。
(Fin)
其实是去年写六月生贺时废弃物,然后添了一点。
如果毕业后还没完结就继续写之后大概会摸鱼一点点~抱歉(我才刚开始玩这个呢)

评论(2)

热度(10)